六肖中特是什么意思

登錄注冊


杭州師大論壇 > 菁菁校園 > 瀏覽當前帖子
李代沫、柯震東……我們身邊就有很多“癮”君子,你知道嗎
返回本版】  【發表帖子】  【回復帖子 2969 瀏覽    0 回帖
樓主   作者:木法沙    發表時間:2014/9/23 23:07:44    編 輯   
  前陣子,娛樂圈的頭條幾乎只剩下了一件事:某某某吸毒被抓。

  從李代沫吸毒被抓開始,星二代張默“二進宮”了,房祖名和柯震東在前者北京二環內600多平米的naga上院豪宅里被抓……港臺媒體一度傳聞,警方掌握120名涉毒藝人名單,雖然這一消息很快被北京警方否認,但貴圈依然惶惶。

  只是這是個看臉的時代,長得好似乎就更容易被原諒。小鮮肉在拘留所穿過的囚服成了淘寶的熱賣品,案發第二天微博上就出現“給柯震東一個機會”的熱門話題,在Facebook上,這一話題迅速贏得了18萬個贊……

  有人說,在貴圈,吸毒早已是一種所謂的“亞文化”。就像潛規則一樣,有人說要是抓涉毒明星的話,娛樂圈就沒人了。

  猜測的真實與否無從考證。事實上,在我們生活的城市,你的周圍,就可能隱藏著不少“癮君子”。

  據統計,去年全國破獲毒品犯罪案件15.1萬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6.8萬名,繳獲各類毒品44噸,浙江省抓獲毒品犯罪嫌疑人1.1萬多人。

  中秋前后的兩個星期,我連續幾日光顧位于杭州市下城區朝暉二區的美沙酮門診——專門對海洛因成癮的病人進行藥物維持治療的門診。

位于杭州市下城區朝暉二區五幢的美沙酮診所。

  在門診主任俞醫生的辦公室里,陸陸續續見了不少前來服藥的病人,年齡從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到六十歲左右的老年人不等。

  他們中有不少養眼的俊男靚女,也有不少成熟穩重的中年大叔……他們和醫護人員的關系熟絡,但見我這個外人在,便來匆匆,去匆匆,直到有幾分臉熟,方能關起門來聊聊過往。

  漫漫吸毒、戒毒路,都是一部部血淚史……

借“毒”消愁的19歲少年
  馬俊(化名)穿著黑體恤,格子短褲,身材壯實,是余杭幾家旅館和小超市的合伙人,要不是親眼見他服下20ml的美沙酮,我完全無法想像眼前這位25歲的西北小伙已經有六年多的吸毒史。


馬俊在服用美沙酮。

  時光追溯到6年前,18歲的甘肅隴西少年馬俊南下到溫州工作,身為官三代和富二代的他,家境殷實,工作也不錯,生活圈子雖然是一幫喜好吃喝玩樂的朋友,卻用他的話來說是“很干凈”的。

“第一次”是在19歲那年春節回家。
  一親戚來家串門大吐苦水,主要是為錢發愁。那年春節,馬俊也在為留老家還是回溫州發愁,雖然愁的內容不同,但都可以借酒消愁。

  于是,馬俊拉著親戚出來喝酒吃夜宵,夜半酒意濃,親戚拿出一袋白粉,“兄弟,吃一點這個就什么煩惱也沒有了,難得吃點,沒事的……”
  馬俊至今還記得第一口白粉的味道,“很苦,惡心得想吐,頭暈暈的。”

  既然如此惡心,為什么會有第二次?“就是很神奇,三四天后,我一心煩一空虛又會想到它,于是抽了第二次。”從此,他的生活就被白粉和那個親戚“綁架”了。

  電影《門徒》里,吳彥祖在影片中發問:吸毒是因為空虛,那到底是空虛可怕,還是吸毒可怕?

燒錢如紙、萬惡做盡的吸毒生活
  答案應該是后者吧,“毒”會成為萬惡的源泉。

  馬俊父母做生意,事業忙碌無暇照顧家里,過去家里日常開銷的銀行卡都由馬俊保管,“卡里差不多有30萬,家里人對我一直比較寵愛和放心,他們很難想像我會碰這個。”

  “抽上那個之后,錢能當紙燒啊,一個粉800—1000元(一個粉=1克,從原來一次吃1、2分(1分=0.1克),到后來頻率越來越高,量越來越大,每個月的開支都按萬元計算……”馬俊很快成了圈子里的財神爺,可是沒有工作的他,怎么從家里隔三差五的拿出這么多錢?

  “編啊,騙啊……”馬俊當時四天時間把手上30多萬得銀行卡花得只剩下4萬,他告訴媽媽,錢是用來做生意了,還跪求一個做藥材生意的朋友把家里倉庫的鑰匙借給他。

  紙包不住火。前年過年,他在賣貨那家的大門口被抓。

  全家震驚,沒收了他所有銀行卡,每天給他50塊錢零花錢,關在家中不讓外出,“家里人出門都會把門鎖上,日常的50塊錢去向都會被查”,爺爺奶奶哭著求馬俊“只要別再碰這個,其他怎么著都行”。

  然而,這樣的管束卻激發了他的逆反心理。

  這些年,他先后被抓4次。

逃離圈子,背井離鄉重新生活
  每一個吸毒者幾乎都知道吸毒的危害。

  “每天要花那么多錢,還躲躲藏藏過得像賊一樣,誰愿意過這樣的生活?!我也是受害者啊。”馬俊說,“不少粉里都摻很多雜七雜八的東西,比如老鼠藥……”

  “之前,我試圖戒掉過4個月,”但據說甘肅的粉純度相當高,毒癮一旦上來就萬蟻嚙骨、萬針刺心,夏天30多度裹著棉被,依然冷得瑟瑟發抖,根本無法自拔,“這時候,圈子里一旦有人提到這個,就完全把持不住了,更不用說那時候有哥們兒,跪在我面前求我去買粉一起抽……”

真正觸動他的還是去年開春那場“萬惡的同學會”。
  “那幾個初中都是跟在我后面玩的同學,現在都是開著百萬豪車來了,他們問我現在在做什么,我一時語塞,可是即便我不說,他們也知道,后來竟然問我是否需要錢,要不要幫助……”他突然被深深地刺痛,“我這幾年TM抽掉的錢,早就可以買車買房了!哪輪到你們在這里……”

  要戒毒!但不離開“圈子”,下多大得決心戒都是句空話,多少從戒毒所出來的人,出來的第一天就又復吸上了,因為“叛逆”或是因為“圈子”。

  于是,他換掉了所有聯系方式,攜女友背井離鄉來到杭州,并在美沙酮門診接受治療。

  “我打心底里厭惡這東西(毒品),再加上有美沙酮的代替,我覺得現在我才25歲,還是有希望的……”只是心癮很難戒,剛開始,一空虛、煩躁,還是會想,會難受,女友六年如一日相伴左右,非常了解他,不斷開導、轉移他的注意力,“我都這樣了,她還一直如此待我,我不能辜負她。”

  漸漸地,家人開始察覺他的轉變,支持他在余杭與人合伙經營小超市、旅館等生意。

  “家里打電話已經很少再提這個事情(吸毒),只是我恐怕很難再回去生活,家里早就因為我顏面盡失去……”談及家人和女友,他的眉毛總是會擰在一起,他申請在辦公室抽根煙緩解情緒。

  “我才25歲,離開這個東西(毒品),什么都還有希望……”這時,他的手機響了,是陪同的表弟上樓來找他。

  后來,聽醫護人員說,他每次來服藥,都會有人陪。

一日吸毒,終身留案底,一生要戒毒
  馬俊走后,辦公室里來了個四五十歲的大叔,一身煙味,他有二三十年的吸毒史了,先后被勞教四次,在牢獄里待了十多年,從沒有過正經工作,如今有了一個2歲的女兒。

  我很想聽聽他的故事,他卻說:“故事太多了,都沒啥好扯的,我是那個年代毒品泛濫的受害者,一旦抽上這個,哪有戒得掉的,現在有女兒了,只求生活太平,不要再被抓進去了……”

一日吸毒,終身戒毒。
  美沙酮是一種人工合成的藥物,可以用來治療海洛因及鴉片成癮。


門診接診室里灌裝的美沙酮。

  俞醫生介紹,美沙酮替代維持治療是以生物-心理-□□醫學模式為基礎,應用醫療上合法的、使用方便的、作用安全和有效的藥物替代毒品,提高治療的依從性,并通過治療改變病人的高危險行為和恢復病人的各種功能的一種綜合性治療方法。

  它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戒毒”,也不是“小毒代大毒”,而是一種治療方法,如同高血壓和糖尿病等需要長期或終生維持用藥一樣。

每個來門診的吸毒人員,醫護人員們都稱“病人”。
  “有最終停止服藥,真正‘戒毒’的病人嗎?”我問。

  “我倒是真心希望有,但門診開設以來,只有用量減少的病人,目前還沒有可以停止服藥的,美沙酮的服用一般會是終身……”俞醫生說。

  然而,現在更可怕的是“新型毒品”層出不窮(現在意義上的“新型毒品”,一般是指那些區別于阿片類及可卡因及大麻等傳統毒品的甲基苯丙胺類毒品,當然也包括其他一些致幻類毒品。就流行的廣泛程度及危害程度來說,“冰毒”、“□□□”是其典型的代表)。

  阿片類傳統毒品吸食者可以用美沙酮“戒”,而新型毒品到目前還沒有什么代替藥物。

  在我國,凡是涉毒人員都會留下終身案底,只要外出使用本人身份證,警察都會呼嘯而來;他們也從此終身失去了駕駛機動車的權利,終身不得駕駛。

  我不明白那些粉絲們說的“機會”是指什么,只是從某種意義上,無論是星光熠熠的大明星、家產萬貫的富商、家境優越的“富二代”還是街頭小混混,一旦涉毒都終身失去了“自由”。

  但真正捆綁他們的還不是“法律”,而是將終身綁架著他們的“毒”。
木法沙

積分:104
等級:瓶子
帖數:1
1


用戶注冊 用戶登錄

所有內容均為會員自愿發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www.gnzfej.shop  Processed in 0.08 杭師大博雅社區網絡家園 論壇幫助 會員認證 刪帖申請 聯系我們
六肖中特是什么意思 快3双大小技巧 3d杀码预测 福彩3d猜大小怎么玩 时时彩玩法稳赚 pk10app下载排行榜 旺彩电脑版 北京pk10预测 龙江快乐时时 北京pk赛车官网 时时定千位